热门搜索:

做法确实简单便捷不过在没有建立起进行大屠杀也能将之消化

时间:2018-12-22 15:50 文章来源:互联网

 不像人类的,不像兽人的,不像矮人的,不像智慧种的,甚至连生物都不像的……冰封目光。
 
    “诸位的亲人会落泪吧,会憎恨在下吧,会替冤死的诸位寻仇吧——这很合理,只要诸位的人际关系没有出现特别严重的问题,只要诸位的家人情感世界丰富正常,这些都是必定会出现的举动吧。他们有理由、有权利准备付诸实施各种复仇计划,别人也无法对此多嘴什么。只不过,对在下而言,真的非常困扰就是了。”
 
    “你这家伙……!!!!!”
 
    “应对不绝于途的自杀志愿者——即便是圣人也会厌烦这种浪费时间的愚蠢行径,如此宝贵的劳动力应该更加有效的运用起来才是。对此,诸位应该也能认同。”
 
    强烈偏差的理论逻辑加以色彩鲜明的合理包装后抛出,骑士和士兵们被强行翻译成人类语言的异次元理论惊得目瞪口呆。
 
    皮埃尔骑士在内的少数在脸上堆砌出愤懑,余光偷瞄着各个积蓄杀气的角落。
 
    面对的是极致扭曲的异端,压根不必与之沟通。
 
    ——唯有将之抹杀、粉碎。
 
    普通的攻击做不到这件事,那就加入魔法攻击。
 
    地面的攻击不够用,空中的力量也添加进去就足矣。
 
    “去地狱里找你的听众吧!!!”
 
    迸发愤怒的吼叫扣下猛攻的扳机,咒文、弓箭、石弹、长矛脱离各自主人的身边,画着交际于一处的弹道纵横于战场上空。
 
    雷电肆虐,火焰呼号,金属、石块、冰箭、风刃炸裂出的气势足以将挡在轨迹上的一切妨碍切碎至毫米为单位的大量碎屑。
 
    洛克看着以消灭一个生命为目标而言完全过量浪费的凶猛攻击,侍童的心里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上百人。
 
    围攻一个对手。
 
    从普通士兵到骑士,再到魔法师士官。
 
    每个人都竭尽全力,每一分杀意都实实在在划过脸颊肌肤,汇集成洪流奔向一个目标。
 
    旁观者的立场会得出【卑鄙无耻的行径】——这种事不关己的贬低结论。
 
    洛克不是看客,没办法从理性、冷静且十分安全的观众席上发表一句轻飘飘的评论。他是讨伐队一员,黑发异端少年的敌人之一。
 
    尽管他没有射出弓箭,也不曾冲上去刺出手中的长枪,身为以众欺寡一侧的事实不会因此发生任何变化。
 
    对手强大到必须用山崩海啸般的密集攻击来淹没这一点同样如此。
 
    【母神,全能的母神。那怪物已经死了吧?就算是条龙应该也挂了吧……哦,我在想些什么呀?该死!真丢脸!】
 
    咬紧下唇的颌骨加上几分力气,洛克加入了呼喊的行列——不分阶级、一直欢呼消灭敌人的壮大队伍。
 
    忘我的为同僚加油助威,直至声嘶力竭,面部潮红。
 
    唯有如此才能掩盖不快的耻辱感,以及——
 
    【黑头发人形怪物还活着】的恐怖念头。
 
    洛克眼中连龙也承受不起的攻击持续了大约20分钟以上,拉弓的臂膀抬不起来,凝聚玛那的法杖垂了下去。所有人疲惫松懈下来,感觉自己已经打了一整天的仗,高度的亢奋正和疲乏在体内展开拉锯战。
 
    淌满汗水的疲惫脸孔上挂着轻松的笑容,自指挥官至小兵,没有谁怀疑黑发异端的死亡,
 
    烟尘散尽之后,笑容僵直在苍白的面孔上,欢欣鼓舞替换成鸦雀无声。
 
    “不是说了吗?应付自杀志愿者是麻烦之极的烂事。”
 
    如同苦笑、如同嘲讽、如同唾弃、如同蔑视。
 
    “不会听别人把话好好说完,不会仔细思考,一味地自寻死路,不断给别人添麻烦。”
 
    托住脸颊,黑发少年立于狼藉的塌陷土地中心,刻薄的冷笑扫过思维回路难以正常运作的人类们。
 
    牵扯理性神经的笑容溢出地狱的腥臭味道,不将人类视作对等的存在,如美食般饶有兴趣的品味,如玩具般乐此不疲的摆弄。
 
    没错,就是对待物品般的淡然,彻底冷酷的俯瞰。
 
    “死吧!!怪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物!!!!!!!!!!!”
 
    长枪卷起锐利的风刺向轻浮少年,戴头盔的狰狞面孔除了狂乱的杀意,更兼具深刻恐惧所扭曲的癫狂。
 
    无暇考虑更多的战术、动作,驱策胯下的战马撒开蹄子狂奔,战马的速度、全身力气、所有的杀意灌注入长枪指向用手都能折断的细嫩脖子。
 
    前面暴风骤雨的狂攻不能做到的事情,两只长矛同样不可能完成这壮举。
 
    衣角也不曾沾上。
 
    屠戮过战士胸膛、被主人保养磨砺的闪闪发光的铁枪从最尖端一点纵向迎上雪白的闪光。
 
    沿着视线、思维都会被吸进去的工整切口,铁枪左右分开成两截,持枪士官一动不动的表情也以鼻梁为界,画上一条细细的纵向红线,自额头延伸向下端,不再成为一个整体的尸块和同样被完美对半切开的战马一起滑落地面,容纳于体内的各种颜色体液慢了一拍后喷涌挥洒向空中,引以为傲的战马、武器、武艺、荣耀被干净利落的一刀两断。
 
    骑士的尊严与战意连对方的招数为何也未看清,便被粉碎蹂躏踩进泥尘中。
 
    血沫四溅的景色之后,黑发少年和两片银白色刃状金属正露出獠牙微笑。
 
    %%%%%%%%%%%%%
 
    布伦希尔:本来以为是龙x天,结果变成猎奇事件了啦。
 
    李林:这也是没办法的吧,我只是正当防卫吧。
 
    布伦希尔:如果今后本作漫画化的话,这种场面会通过审核吗?
 
    李林:你没看见奇幻大片《抗日奇侠》都上演有人把日本兵生撕成两半这种奇葩画面了?
 
    布伦希尔:(╯‘□′)╯(┴-┴好吧!抗战娱乐大片的导演们!你们赢了……
------------
 
31.贤者与愚者的选择(一)
 
    %%%%%%%%%%%%
 
    有读者为自己的书绘图——这实在是太幸福、太光荣了!感谢大家为本书投出的推荐票!请继续支持本书砸出推荐票吧!今天晚上有家庭聚会,两个章节合并为一章更新。值此新春之际,祝愿诸位书友:修剪事业的杂枝乱叶,杜绝生活的困扰滋生;施下追求的原肥沃料,增强自信的坚持雄心;晒死阻难的病虫毒菌,获得顺利的高薪高升;祝你立春事业顺心,快乐开心,美好不停!
 
    %%%%%%%%%%%%
 
    世间总有那么一些脱离【已知知识】范畴的事或物。
 
    无法知晓其存在之因,难以探明其运作之理,无可推测将会招致怎样的果,人们自然无从判断其对自身产生怎样的利弊。
 
    故谓之为【未知】。
 
    阿让托拉通伯爵在大半年内遇到了不少神秘事件,从中遭受了不少挫折,现如今,伯爵对【未知】的神秘暧昧感觉已转入全面的负面印象。
 
    此刻,【未知】再次主动找到了伯爵。
 
    带着比之前全部糟糕、不快的总和平方、再平方更甚、更难以接受的状况恣意闯入了他对未来信心满满的展望之前。
 
    “几个?”
 
    比熬夜打牌、抱娘们还疲惫、困倦的强烈感觉困扰着伯爵,蜘蛛般灰白细长的手指不断揉压眉间,身后的侍从包裹里翻出一个小木盒递了过来,雕满繁复花纹的盒子里盛放着红红绿绿、让人食指大动的糖果。
 
    【大力糖】、【速度】、【水晶】、【彩色玻璃】——圈子里的同好为这种神奇糖果取了不少绰号,伯爵最喜欢的称呼是【冰(ice)】。
 
    最初只是在中下阶级骑士、小酒馆里贩卖的助兴药物,很快伯爵那个圈子的人也开始流行起来,在周遭人士的大力推荐之下,伯爵尝试了一块红色糖块,之后成了苯丙胺类兴奋剂的忠实客户之一。
 
    熬夜、玩女人、遇上烦心事、行军打仗……各种耗费体力精力的事情渐渐都离不开盛放糖果的小木盒,施展魔法更是少不了能集中精力,加速玛那聚集、术式转换的极品糖块。
 
    【效果能来得更快、更持久一些就好了。】
 
    伯爵在腹中嘟囔着同好们一致公认的不足之处,开发商也注意到了瘾君子们的抱怨,着手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
 
    静脉注射是能够让使用者high的更快的简单做法,医学知识及相关工具的空白落后阻碍了这种手法的普及,目前正处于搁置研究阶段。
 
    作为预备代替苯丙胺兴奋剂的lsd以及浴盐之类的新型致幻剂的研发工作正进入最终阶段,瘾君子们没完没了的抱怨很快就可缓解。
 
    至于尝试了lsd和【浴盐】后的吸食者是否会干掉自己的家人后再自杀或者被自杀,抑或赤身裸体啃食别人的脸之类的问题……
 
    老实说,开发商既不关心也不担心这个问题。
 
    不同情吸食者,不同情无辜被波及者,不关心由此引发的社会道德问题,只关心利润收入以及多大限度给对手造成麻烦,冷漠地注视着自己带来的毁灭和死亡,盘算着计划进展得失。
 
    那是远远超出药效发作之后的伯爵的极端冷酷。
 
    “一群废物,居然让一个小孩拦着了。”
 
    听完传令兵报告,伯爵冲着臆想中被精灵耍的团团转的愚蠢部下们抛出鄙夷的嗤笑。
 
    下贱的平民不堪大用,不过总算是发挥了【饵】的职责,将对手从隐蔽的丛林里熏了出来,至于更进一步的成果,伯爵并不指望炮灰们能超常发挥。
 
    “一个异教徒能把那群呆头鹅拦下来,的确有些本事。不过,闹剧到此也该结束了。”
 
    愉悦、淡然的低声自嘲中,伯爵带着想法相近的,面部全摆出谄媚表情的核心指挥部成员纵马超过难以展开的中阵,奔向停滞不前的前锋。
 
    心情愉悦亢奋的人突然被劈头浇上一桶冰水的感觉是极度难受的,严重者甚至会落下某些功能障碍的病根。
 
    目睹神秘光束将宝贝的狮鹫骑士收割殆尽差点爆发心绞痛的阿让托拉通伯爵抵达前阵时,恰好赶上活体解剖教程示范秀,血腥味扑鼻的冰水着实让中枢神经兴奋剂的亢奋效果消退不少。
 
    作为有过战场经历的老鸟,虽不是皮埃尔骑士那样由于特殊原因永远身处危险最前沿之人,好歹伯爵也是从战场上死人堆里摸爬滚打过来的,跟那些后方搂着女人胡吹海侃,从没上战场一次的废物点心有着本质层面的巨大差距。
 
    残肢断臂、开膛破肚、内脏四溢的活地狱对伯爵不算新奇,战场上从不缺少千奇百怪的尸体,伯爵这样的老鸟早就锻炼得能够从容的坐在尸堆中用餐,其粗壮神经对暴力场面的免疫力不可谓不强。
 
    但李林精准明快的行为艺术和疯狂杀戮完全不是一回事情,
 
    质与量的不同层面追求。
 
    战场会将人的求生意志与杀戮本能发挥至极致,不是杀人就是被人杀的疯狂空间内会让交战双方的感情麻痹,沦为重复杀伤行为的机器。李林的演出则是让人们的恐惧感保持一定的新鲜度而刻意为之。
 
    换言之,追求的是精神层面彻底粉碎反抗意识。
 
    以恶意虐杀震慑对手,摧毁敌人战斗意志的做法古已有之,古代中国之【京观】,弗拉德三世之【穿刺森林】,日本德川幕府之屠杀天主教徒都是可供参考的范例。
 
    【复制、粘贴】的做法确实简单便捷,不过在没有建立起进行大屠杀也能将之消化、掩埋的强力政治实体——超级大国之前,些许带有恐怖色彩的虚张声势更符合实际情况。
 
    李林如此判断,随即付诸实施。
 
    展现压倒性的毁灭力量,瓦解敌军的战斗意志,令人类们明白无论自己做什么也无济于事。
 
    ——无法逃走,亦不可能让索取自己性命的死神付出哪怕一根头发、一枚指甲的代价。
 
    选项缩小到只剩3项时,人们会做何取舍?
 
    选项1——被杀;
 
    选项2——自杀;
 
    选项3——条件比
    犹如【风刃】般高速移动的剑刃附着着炙热的气息,斩杀危险种亦绰绰有余的杀气撕裂大气发出尖啸,通红之剑剑尖直取少年的咽喉。
 
    绝不应该由血肉之躯刺出的一剑,施展者是个身着板甲、蓄有络腮连鬓须的骑士。
 
    人体工学、力学不能解释成立的异况,切切实实的于眼前上演。
 
    动也不动,直视原住民眼中取下自己首级十拿九稳的杀招,李林导出了陪你威尔特世界法则的结论。
 
    【行程终点与颈部皮肤组织间距48公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